諸葛亮治蜀時,頗尚嚴峻,人多怨嘆。有人勸他學習漢高祖約法三章,“緩刑弛禁以慰其望”。他卻認為,秦以無道,政苛民怨,高祖因之,可以弘濟。而如今“德政不舉,威刑不肅”,所以,應當“威之以法,限之以爵”。知古可以鑒今,這個典故包含著深刻的興衰治亂之理。
  所謂“不審勢,則寬嚴皆誤”,劉邦以寬仁治漢中,諸葛亮以峻切治蜀地都獲成功,其關鍵就在於“審勢”。而善於“審勢”既是治國理政的基礎一環,也是判斷政策舉措的基本視角。勢者,時勢、形勢、情勢也。勢既非虛幻,也不玄乎,它往往從全局著眼,從長遠處著力,是對事物實際情況和發展趨勢的全面考量。審勢,就是研究和把握這種趨勢,作出正確的決策部署。
  當下中國,也存在著寬嚴之辯,也需要審勢之識。雷霆反腐,鐵腕抓作風建設,有人就覺得太嚴了,甚至發出“官不聊生”的感嘆。不搞“大水漫灌”式的強刺激,採取“滴灌”“噴灌”式的微刺激,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,堅持向改革要紅利,有人就認為宏觀經濟環境太嚴了,總想回到粗放發展的老路。然而,一些領域腐敗問題易發多發,一些黨員幹部“四風”問題突出,群眾強烈反感,黨的形象受損,非重典不能治亂、非猛藥不能去痾,這就是“勢”。處在增長速度換擋期、結構調整陣痛期、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“三期疊加”的新常態,不宜大幹快上,只能穩中求進,這也是“勢”。寬嚴之間,其道大焉。不審勢,自然不能理解當前各項決策部署。
  “三王之道若循環,終而復始”。寬嚴之道,並非一成不變,難就難在見微知著,向勢而轉。曾有人總結清朝治國之道:順治之時,瘡痍初復,民志未定,故康熙繼之以寬。康熙之末,久安而吏弛,刑措而民偷,故雍正救之以嚴。乾隆、嘉慶之際,人尚才華,士騖高遠,故道光斂之以鎮靜,以變其浮誇之習。這種“寬以濟猛,猛以濟寬,政是以和”的傳統治國智慧,其價值就在於體現了政策的靈活性,而這靈活性正是符合事物發展普遍規律的。
  由此想到,大至一國、小至一域,重要職位、平凡崗位,黨員幹部工作中都會遇到寬與嚴的問題。革故鼎新,勇於擔當,不怕碰硬,這樣的嚴難能可貴。解放思想,鼓勵創新,包容失敗,這樣的寬多多益善。重拳整治環境,倒逼經濟轉型升級,這樣的嚴實屬必要。放寬戶籍準入,促進城鄉融合發展,這樣的寬值得肯定。城市管理中如何破解小販與城管“捉迷藏”的難題,幹部工作中如何把握管理與愛護的界線……凡此種種,寬嚴之間的拿捏,都值得深思慎行。
  誠然,現代治理體系,應當以法治為基礎,黨員幹部必須牢固樹立法律意識、規則意識。但是,再健全的法制也無法窮盡各種複雜變化,更無法代替人對實情的考量與判斷。在法治基礎上,審大勢、明大理、通人情,做出寬嚴符合實際的政策選擇,才能做好各項工作。  (原標題:寬嚴相濟,要在審勢(人民論壇))
創作者介紹

油漆

mc40mcqk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