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阿乙就像個悲傷的獵人,總是埋伏在故事的轉角處,等著給你迎頭一擊。今天阿乙與我們分享了他的三則見聞。這些見聞你或許聞所未聞,但卻不會讓你感到陌生——關於抗爭平庸、抗爭孤獨、抗爭失敗,每個人心裡都有一串例子。或柳暗花明,或殊途同歸,不到最後一刻,謎底永難揭曉。 ——主持人 蔡夢吟
  赤裸裸的哭泣
  2013年3月17日,WBO次中量級過渡拳王爭霸賽,俄羅斯人魯斯蘭·普羅沃德尼科夫在苦戰12回合後,淚流滿面。點數十分接近。有幾次他差點將對手、號稱是“不敗槍”的衛冕拳王布拉德利擊倒。最後10秒,他有機會殺死比賽,但狡猾的布拉德利在倒地後迅速爬起,單膝跪地,耗費掉最後的時間。
  “我不知道我還要怎麼做才行。”事後,魯斯蘭說。在裁判結果還沒出來時,29歲的他似乎預感到什麼,開始哭泣。我差點也哭了。他只在人們心裡贏了,而這樣的勝利怎麼說呢,真他媽讓人痛苦。3名裁判一致宣佈布拉德利點數勝利。從此,在博物館里,被記錄的只是這些專家或者說圈內人的證言。魯斯蘭在道義上的勝利只能管一天,觀眾起立鼓掌,為他尖叫,但是這一天過去,再找這些吃著爆米花的證人便很難了。就像很難找到一位車禍現場的目擊者。他清楚,也許在未來,他的這場偉大的演出只會在一檔叫“十大雖敗猶榮”的節目里播出。在那回憶的腔調里,他看起來像個不幸的怪物。這人多倒霉啊!他被那些自作多情的編輯弄成一個愚蠢的人,一個雖然愚蠢但多少還有些可愛的人。他想,誰他媽要可愛!他面對的現實是:一個被自己揍得不行但沒有被揍倒的人,利用對規則的熟悉,盜取了勝利和偉大。
  二百九十二萬
  某期《走遍中國》節目,講四川省宜賓市屏山文華鎮有一座依山雕出的佛像,當地人不知它是什麼時候修建的。節目組找到了四川省社科院的學者,後者依據佛頭、脖頸的特征,斷定不是唐朝或宋朝修建的,只可能是明朝。之後,學者大膽推測,文華鎮居民的祖先,一定是在佛像建成後才遷移至此地的。節目組探訪當地居民,獲悉他們的祖先果然是填川來的,或從湖南或從江西或從廣西,而且都是被捆綁來的,現在不少後代的手臂上還有一根紅線,當地人說是遺傳,當初捆綁的痕印遺傳至今。又推及填川,是因明末農民起義領袖張獻忠——張獻忠將300萬四川人屠殺得只剩下8萬。節目開始是說大佛,永恆的慈悲與沉默。最後說漂游著292萬具喑啞屍體的血海,就像漂浮著焦黑的木炭。本來是一個旅游節目,弄得像一篇博爾赫斯的小說。
  女神
  “像哈佛、牛津、早稻田,都是民辦的。”他說。我想到他家的大收音機。在很多家庭的櫥柜上,居中擺放的是彩電,那是電器之王。他家擺放的是紅燈大收音機,用一塊銀灰色的布蓋著,下邊露出一截金色禮花圖案以及4條木腿。當初購買時,價格相當於半頭豬,抱進門,應是一件讓人矚目的事,如今卻像是一塊巨大的瘡疤。作為他的女兒,她有著這種落魄貴族才有的自尊、傲慢與氣短。他們是乾凈的窮人。“他們反而不去讀公立大學。”他接著說。我便看著他女兒走進這間牆體灰暗、窗戶生鏽的學生宿舍。朝向我們的陽臺拉著鐵絲,掛滿窮人家女孩的內褲、胸罩,甚至是衛生帶,像是肉鋪的後院掛滿動物的臟器。在牆體中間刷了8個鮮紅的宋體字:寬進嚴出,自學成才。  (原標題:人生拐角處的創痛)
創作者介紹

油漆

mc40mcqk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